中文简体
网站首页协会公告新闻动态组织机构通知通告活动剪影申请入会政策法规招聘求职在线留言论坛文化园地友情链接联系我们《秦皇岛企业家》
 
 
 
 
 
 
 
联系我们  
地址:秦皇岛市海港区文化路356号中房大厦12楼
电话:0335-3066452
      0335-3078687
邮编:066000
邮箱:qhdqyjxh@163.com

活动剪影 更多>>
王凤华:海之美  

海 之 美

 20世纪初叶,法国作家勒米·德·古尔蒙写过一篇很有影响的散文《海之美》。他说:“若问19世纪最独特的创造是什么,也许该回答说:是大海。……它已进入我们的血肉,像音乐和文学一样,成为我们美感需求的一部分。许多人可以不去看海,然而一旦爱上它,将会终生不渝。它是一个永不让人生厌的情妇,一旦听见它的声音,人们就身不由己的服从。”今天,在中国,许多人亦视大海为“永不让人生厌的情妇”,对于有幸生活在它身边的人,对它无不怀有终生的眷恋;对于那些距离大海较远的人,则对它无不怀有一生的向往。现在海滨已成为人们最青睐的旅游休闲胜地,那里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拥挤挤的泳儿,和大海进行着最亲密的接触,享受着海水、海风、海景带给他们的快乐。但是,在这千千万万的游人中,真正能懂得海之美,或者在与海的接触中能受到它的某种启迪,而使自己的人生更丰富起来的人是不多的。
  我感叹于此,乃用很长的时间来采撷、思考海之美的某种哲理和美学价值,以期有助于人们对海之美的理解和欣赏。
  一、海之个性美
  哲学在思维与存在的关系上,以高度的概括性和抽象性反映事物的本质与特性。从哲学意义上,大海具有独特的个性之美。
  (一)它善下而广阔
  老子说:“江海所以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意思是说,江海所以能成为百川之王,乃因它处于低下的位置。古语说:“百川入河,万川归海”,所以真正称得起“百谷王”的是大海。我们知道,大海的海平面处于海拔零度的位置,而江河河底除入海口外,一般都处于海拔零度以上,而大海大洋的水深在数十米到数千米之间(太平洋平均水深4282米)。唐朝诗人元稹在《离思》一诗中说:“曾经沧海难为水”,意为经历过沧海,对别处的水就难以看上眼了。春秋时的庄子在他的《庄子·秋水》篇中讲过一个寓言故事,他说:秋天来了,涨水了,许多河流都汇流到黄河中去了。于是,黄河之神河伯欣然自喜,认为黄河是最浩荡最辽阔了。可是等他顺流而下,看到北海时,才发现黄河根本无法与辽阔的大海相比,于是“望洋兴叹”,慨叹自己的渺小。
  大海大洋因为善下,而占据了地球71%的面积,成为真正的“百谷之王”,这正是它的智慧与品德所在。庄子说:“海不辞东流,大之至也。”管仲说:“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林则徐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无论古人和近人都从大海身上汲取了做人的智慧。
  (二)它古老而青春
  地球诞生据研究已有50亿年了。它的早期阶段,据意大利天文学家布鲁诺的地球收缩说,可能为一团原始的熔融体,以后随着散热冷却,形成了岩石硬壳,而后整个地壳为海洋覆盖,时达20亿年之久。在中国,大约25亿年左右,在地壳隆起过程中,才由大海中产生出燕山、泰山、秦岭等最早的山脉。所以,大海极其古老。
  但是,大海作为一个整体,它与地球上的任何山川、生物不同,并不遵循诞生—成长—衰老—死亡的规律,而永葆青春。法国作家米什莱在《岸边观海》散文中写道:“我们每次靠近海,都仿佛听见它从永恒不变的深底说到:‘明天你就过去了,而我永远不会;你的尸骨将埋在土中,日久年深,便化解消失了,而我仍然雄伟壮丽,不问沧桑,还将继续均衡的伟大生命。也正是这种伟大生命,时时让我同遥远世界的生命保持和谐。’”
  西班牙诗人阿莱克桑德雷在《海》一诗中也说:“难道有谁说过大海也会叹息,用它爱情的嘴唇吻着海滩,任凭阳光将他裹胁。多么壮观的天空、海面,一片金碧。啊,阳光包容着你,歌唱这欢乐海洋永不衰老的年华。在那里,海市蜃楼,冲破时间的界限,大海永不停息。你像不会死亡的上帝的心,跳动不已。”
  (三)它有大美而不言
  庄子在《庄子·知北游》篇中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意为天地有美好的德行,而不言说。
  大海,作为天地间最重要的部分,它的广大水面通过阳光的照射蒸发,而成云致雨,为陆地提供了水分,滋润了万物的生长;它的辽阔而深厚的积水,承载着万吨巨轮,承担了世界80%以上的物资和商品运输任务;它的海水的丰富营养,滋育了千万种海洋生物,为人类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海产品;它辽阔的海底,储存了巨量石油、天然气、矿砂、锰结核和各种金属沉积物,为人类提供着丰富的能源和矿产品;它的海水中含有的食盐、镁、锶、硼、溴、重水等化学元素,是工农业生产和国防工业的重要原料;它在海滨塑造的美丽风光,调节出的宜人气候,更为人类提供了旅游、休闲、居住的最佳环境……所有这些,它何曾言说过,自炫过。
  老子说:“澹其若海。”就是说,淡泊名利的莫若大海。挪威作家亚历山大·基兰说:“世界上最宏大的是海,最有耐心的也是海,它像一只驯良的大象,把地球上微不足道的人驮在宽阔的脊背上,而浩瀚渊深的、绿绿苍苍的海水却在吞噬着一切灾难。如果说海是狡诈的,那可不正确,因为他从来不许诺什么。它那颗巨大的心——在苦难深重的世界上,这是惟一健康的心——既没有什么希望,也没有任何留恋,总在自由而平静的跳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平凡的土地,平凡的平原流域,把人类束缚在土壤上,把它卷入无穷的依赖性里边,但是大海却挟着人类超越了那些思想和行动的有限的圈子”,把人类由农耕社会带到一个以商品交换为目的的全新的海洋时代。
  (四)它有双重结构之生命
  19世纪的法国作家雨果说,大海是“大自然的双面像”,具有双重结构的生命。
  它时而温柔,时而狂暴;时而沉默,时而爆发;时而碧蓝,时而墨黑;时而明朗,时而朦胧;时而清澈,时而浑浊;时而潮涨,时而汐退;时而热烈,时而冷峻;时而婉约,时而豪放……,呈现为二律背反的性格。它把自己性格中的正与反、明与暗、美与丑,都丝毫无遗地、赤裸裸地展示在世界面前,表现出一种大无畏的、阳光的、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勇气和品格。
  二、海之景观美
  如从19世纪初叶算起,海之美由发现至今,不过200年的历史。如今,海滨聚集了世界最多的人口,成为人们最醉心的旅游和休闲胜地。那么,大海为什么令人如此眷恋和向往?我想,乃是由于它的绮丽的无可比拟的景观所致。
  (一)大海壮阔之美
  我们面对大海,首先看到的是它的壮阔与博大。大海天连着水,水连着天,林则徐说“水到无边天作岸”,给我们的感觉,天就是岸。曹操在《观沧海》诗中说:“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唐朝诗人独孤及在《观海》诗中说:“白日自中吐,扶桑如可扪。”南朝文人张融在《海赋》中说:“湍转则日月似惊,浪动则星河若覆。”写出了大海吞吐宇宙之势。因此,一个人站在大海面前,会觉得海是那么大,那么辽阔瑰丽、大气磅礴。
  庄子在《逍遥游》篇中讲过一个寓言故事,说北方的大海中有一条鱼叫鲲,它的身体有几千里地大。后来化为了鸟,叫鹏,鹏的脊背有几千里地长。它飞到南方的大海,翅膀拍击水面,激起了三千里的波涛,形成巨大的旋风,冲上了九万里的高空,这个旋风整整的六个月才停息下来。这个故事说明的道理是:水积之广、积之深,才有巨大的负载力。它强化了我们对大海阔大和力量的联想。
  唐朝诗人柳宗元在《永州龙兴寺东丘记》一文中说:“游之适,大率有二:旷如也,奥如也。”“旷如”即开阔之意,大海的开阔是最为游人观赏适意的第一美景。
  德国诗人海涅在《海滨》这篇散文中说:“我独自在海滨散步,身后是平平坦坦的沙丘,面前是波涛起伏、一望无际的大海,头上万里晴空,宛如一座硕大无比的水晶拱顶。这时我感到自己像蚂蚁一样的渺小,而我的灵魂却无限广大,仿佛可以包容宇宙。”
  (二)海上日出之美
  朗日凌晨,站在海岸高地,东望大海,先见空中游动着一线微明,伴随着是一条狭窄的暗青色长带,铺在东方天边,带子上露出一片清冷的蓝色晨曦,慢慢地泛成红云,夜空映红了,一转眼红云染红了大海,海上红光动荡。此时,红蓝的晨曦变为墨蓝色的云霞,发出磁蓝色的光芒。突然,在色彩缤纷的云霞与光芒之间矗立起一道细细的抛物线,这道线红里透亮,金光闪烁,如同沸腾的溶液,一下子抛溅上去。随后线下闪出几个更红更亮的小片,小片渐渐密接起来,融合起来,终于成为一个红彤彤的圆球,这时红日一跃而出,金光普照大地。这是我们在北戴河鹰角亭看到的日出之景。
  日本作家德富芦花这样描述大海日出之景:“先是微明的晨光,踏着清白的波涛,由远而近……,东方天际染上了清澄的黄色,银白的浪花和黝黑的波谷在浩渺的大海上明灭。这时,曙光如鲜花绽放,天空、海面一派光明,海水渐渐泛白,东方天际越发呈现出黄色,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忽然海边浮出了一点猩红。霎时之间红点出水,渐次化作金线、金梳、金蹄。随后,旋即一摇,摆脱了水面。红日出海,霞光万斛,朝阳喷彩,千里熔金。”
  清徐缋在《崂山日出》中写道:“嫣,红光显耀,变为万顷旻池,一线金光横凝天末,稍腾而上,其下如有承盘,又上顶如戴冠,已忽下束其口,而其顶甚平,作覆瓿之状。再上形如八角,先是如盘、如冠、如瓿,日上下皆绀紫(红青)之色,至八角时,其色正赤,又腾而上,形始全圆。此奇异景观,令人最为醉心。”
  (三)海上晚霞之美
  晴日,夕阳将沉。此时在西方的云峰之上,会镶嵌一层金灿灿的亮边,继而扩展为满天霞光,映照在波光粼粼的海面,如一面秾艳的红旗铺满大海,显现耀目的金红。其时,海岸、树林、楼宇、船舶均为红光笼罩,景色奇美。1920年代,作家冰心在《寄小读者·通讯之七》写到:“海平如镜,一望无际尽是粼粼的微波。斜阳的金光,长蛇般的自天边直照到船栏旁。上自苍穹,下至船前的水,自浅红至深翠,幻成几十色,一层层一片片的漾开来。恨我不能画,文字竟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写不出这空灵的妙境。”
  (四)海市蜃楼之奇
  海市蜃楼为大气光学现象。在春夏或夏秋之交,万里无云,在海水与水面上的空气层会出现较大温差,太阳光线射经密度分布异常的空气层,发生显著的折射,而将远处景物显示在空中,会出现各种虚幻的城郭、楼阁、街市、人物等奇异幻景。南宋文人林景熙在《蜃说》中,描述了在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三月,于浙江平阳县仙口海滨所见海市蜃楼之景:“策见沧溟浩渺中,矗如奇峰,联如叠巘,列如崪岫,隐见不常。移时,城郭、台榭,骤变欻起,如众大之区数十万家,鱼鳞相比。中有浮图老子之宫,三门嵯峨,钟鼓楼翼其左右,檐牙历历,极公输巧不能过。又移时,或立如人,或散如兽,或列若旌旗之饰,瓮盎之器,诡异万千。”宋时,沈括著《梦溪笔谈·登州海市》一文,亦有相同记载。
  (五)海上明月之美
  海上观月,月光特别清明,其清光照在海面,如洒银铺玉,呈现沧波万里,银光如泻;一轮圆月,傲视苍空的景色。唐朝诗人张九龄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句;张若虚有“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诗;民国诗人李择庐在北戴河海滨赏月,有“明月照大海,海面明于月。睡起眼生花,误作满江雪”诗,均脍炙人口。
  (六)海面波光之美
  太阳光由七色可见光组成,当阳光射入30—40米深的海水时,绿光被吸收,只剩蓝光,所以大海总体呈蓝色。但在临近海岸的浅水区,七色光是不会被海水吸收的,因而波光变幻,会显七彩之色。
  美国诗人爱默生在《海滨》一诗中写道:“你看这海,色彩变幻,丰富而强有力。像六月的玫瑰一样美艳,像七月点点滴滴的虹光一样清新。”法国作家米什莱在《大海》一书中写道:“这里天空变幻无常,海水熏蒸起云气,形成彩虹,再投映到明镜的水面,点染出淡绿、粉红和青紫的奇异色调,波谲云诡,构妙无穷,又瞬息万变,令人不胜留恋。”民国诗人应修人在《海参卫的海》一诗中说:“海水碧蓝又皎清,浪花开出了万朵缤纷。”
  (七)大海波涛之美
  海洋在天体引力作用下,会出现周期性的海水涨落现象。涨潮时,潮水如一条横着的白线扑向海岸,卷起如雪浪花。所以北宋诗人苏东坡有“海上涛头一线来,楼前指顾雪成堆”的诗%
秦皇岛市企业联合会 / 秦皇岛市企业家协会
地址:秦皇岛市海港区文化路356号中房大厦12楼  电话:0335-3066452  0335-3078687   邮编:066000  邮箱:qhdqyjxh@163.com